故人梦

梦里桃花开,梦外桃花谢-虹猫

转眼又是一年,这些天我住的小屋里陆陆续续地有昔日伙伴们的,前些天来的是逗逗,自以为装的颇为凶恶地对我说:“你要是再不配合我治疗,怕是明年的这几日,你坟头都会有这么——高的草。”逗逗一面说着一面还特地抬手跟给我比划着。

我一边想他那般模样倒真是算不上凶恶一边听他说了许久的劝告话,还时不时敷衍地应和两声,听到最后还是那几句反反复复的话。

后来见他讲乏了,我便回答他说:“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可我想她了,我不知道她现在过的还好不好。”

逗逗怔怔地看了我两眼后摇了摇头便走了出去,走时我还听见门外隐约地传来的叹息声。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只是我想她了,我想见她了,我想看看她现在好不好。我心中默念,抬手捻起飘落在窗前的桃花瓣。

初识你时似乎也是在桃花灿漫的季节,彼时玉蟾宫宫门前漫天的桃花盛开在枝头,风一吹过,就是一场漫天的花瓣雨。

当时我心系天下,却是未曾好好欣赏过这样的美景,后来玉蟾宫被烧毁后,我便再没见过开的那样美好的桃花了。

曾听你说起过,玉蟾宫后院是有一处望不见边的荷花池,那是你练剑的一处地方,而你就是在那里第一次见到我的。

当时替麒麟挡下攻击时,我早已做好就在那里死去的准备,后来醒来后第一眼你微笑的模样却是深深刻在了脑海里,疗伤那段日子里,闲闷无聊时紫兔姑娘也会偶尔地说些你的过去打发打发时间,她偶尔会提起些你少年时的琐事,她说你从小便在玉蟾宫长大,独自一人担起这整个玉蟾宫,早先年还有粉兔婆婆帮衬着这些,后来粉兔婆婆走了后便就只有你一人担起这沉甸甸的担子……我听的出她语气里满满的钦佩与向往。

后来你随我离开了玉蟾宫,四处颠沛流离寻找其他五剑时,多少次生死危难间,我都与你走了过来,无论在何时你总是一如既往的信任我,无论在何时何地何种情况下,似乎我的安危永远比你的安危更为重要。

后来黑小虎的出现我才产生了危机感,那是近乎本能的恐惧,我害怕连你也离开了,我就真的只有一个人了。不是无法理解他对你的好感,只是对于你,我竟没有任何缘由的不想退让。

我们之间总是隔着朦胧的一层纱,你不主动,我亦是从未想过。年少坚强的外壳直到你被天狼门丢下悬崖那刻才被打破,后来我才恍然意识到,初见时心中种下的那颗稚嫩的幼芽不知何时早已长成苍天大树,寸寸攀附在心头,扯不断,也理不清。当时我想:若你死了,哪怕是用这天下与你陪葬又有何惧?我早已无所牵挂。

嫁衣红艳似火,象征着吉祥喜庆,对面的灵儿一脸娇羞,却是少了些平时的活泼英气,我却是突然想起平日里常穿的一身蓝衣的你。

“不知道你穿起嫁衣,又是何种模样” 

后来灵儿牺牲自己,三郎死去,被鼠族搅乱的天下再次回归和平,我那时是想与你说起我的心意时。只是没想到你当时身体所受到的损伤那么大,等到我们发现时就连逗逗都说也许你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得知这一消息时你并没有说些什么,向往常那般朝我笑了笑对我说你不曾后悔遇见我,也不后悔那时折回去救灵儿,一路上遇到的一桩桩事情都将是你这一生中最美好的一段风景,你说我要好好的,就算一个人也要好好的,不要老是一个人逞强,你说我有时候也可以试着依靠逗逗他们……我听你念了许多你平日里从未跟我提起的事。直到夜幕降临,我才送你回了房间。

你走的那天艳阳高照,没有像那些说书人所诉说的故事里那般大雨淋漓,而后来我在你坟前立了块碑,我用长虹在上面刻了【爱妻蓝兔之墓】。

你走后的第一年,莎丽与大奔成了亲,莎丽穿着一身嫁衣的模样很美,我有些想念你。

你走后的第二年我将冰魄交给了玉蟾宫的雪兔姑娘,玉蟾宫早已重建,只是桃花开的没有记忆里那般灿烂。 

你走的第三年我收养了一个孩子,莎莉给他取了个名字叫景昔,景昔的资质并不算拔尖,我却还是将长虹剑法授予他。

你走后的日子过的太过漫长,但我却还是要一个人度过,你是何其残忍的留下我。 

还记得最初,我们间带着朦胧的好感所经历过的一切却是后来我孤身一人时念起最多的时候。我还记得你与我舞剑时的模样,我还记得你坐在我身侧柔声安抚的模样,我还记得……

我们没有分开,只是见不到了而已。

后来景昔长大了,而我也老了,年少时留下的旧疾,我不医,也不想医,我困了,也累了,我该去找你了。

只是不知道还能找的到么。

评论

热度(13)

© 这种时候要佛系 | Powered by LOFTER